首页>>人才队伍>>研究员
油棕专家-曹红星
  作者: 研究员   来源: 椰子所  日期: 2015-11-25   点击:        打印  ] 我要分享

油棕产业发展的“传承者”

——记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椰子研究所曹红星博士

 

曹红星博士2008年毕业于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现任椰子研究所油棕研究室主任。参加工作以来,她一直从事油棕等热带木本油料的遗传育种研究,积极培育油棕研究创新团队,经过7年脚踏实地、坚持不懈的努力,凭着年轻人特有的韧性和闯劲,在扩大油棕中试试种、油棕种子种苗繁育、油棕高产和抗寒生物学基础研究等方面取得了较大的进展,为扩大我国油棕种植面积、提高食用油自给率、促进我国油棕产业发展等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坚持从事一线科研研究,坚定科研信念

2008年,曹红星博士毕业后,选择了海南文昌这个美丽的地方作为事业的起点。当时的椰子研究所油棕的研究基础很薄弱,海南省在经历过2次油棕大发展的失败教训后,对发展油棕产业持谨慎的态度,没有项目经费支持,没有完善的油棕科研试验基地,研究成果的认可度也较低。

曹红星没有被困难吓到,她有着年轻人身上的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拼劲儿,遇到困难迎头而上的闯劲儿。来到椰子所后,她从最基层干起,抓住一切渠道申请经费。当年,她得到了院本级基本科研业务费的支持,以15万元经费打开了油棕科研研究的大门;实验条件不完善,拉着油棕苗和样品到相关的兄弟单位去做实验,同时积极争取仪器设备修缮购置项目的支持,购买实验所需仪器,为建立我所为依托单位的海南省热带油料作物生物学重点实验室奠定基础。

油棕是世界上单产最高的油料作物,单位面积产量相当于大豆的8倍、花生的6倍、油菜的10倍,远远高于其它油料作物,被誉为“世界油王”。由于我国油料生产发展缓慢,目前食用油自给率仅约38%,油脂消费严重依赖国外进口。其中仅棕榈油每年的进口量就达到600多万吨,占世界棕榈油总产量的13%以上。曹红星深刻地认识到油棕的价值,她对自己的研究充满信心。

她起早摸黑,在实验室和大田里两头跑。在做油棕杂交育种时,开展了开花周期中花粉活力、柱头可受性和萌发过程相关物质的变化特性等研究,由于油棕开花周期较长,刚开始可用于研究的开花结果的树少,在研究过程中如果遇见下雨或低温等,花粉或柱头发霉、腐烂,实验前功尽弃,从头再来,经历2年的4次失败,才得到想要的实验结果。此外,油棕的生长和种子萌发周期长,她带领团队通过对油棕树长期的定位观察和基础性数据的研究,才筛选出高产、抗寒种质资源类型,建立油棕种子种苗繁育技术体系,为其进一步的创新利用,培育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油棕新品种奠定了基础。

她还逐步建立油棕标准化的科研示范基地,刚到椰子所时,仅在椰子大观园景区有30株的油棕树,没有专门的油棕科研基地。2010年10月,在椰子所四队杂草丛生的椰子和橡胶林进行清理平整后,把我所收集的油棕资源进行定植,建立60亩的油棕种质资源圃(目前已扩为80亩),2011年3月建立80亩的油棕高产栽培示范园,2012年10月建立120亩的油棕新品种试种基地,因项目经费少,定标、定植和浇水等,带领大家一起干;在无任何基础设施的情况下,通过基础设施改造修缮购置项目的支持,逐步完善田间设施(道路、排水沟渠、灌溉设施)、安全设施(围栏和大门)、辅助设施(育苗大棚、田间作业所需的农用设备和农用物资)等,目前科研基地的面积和配套的设施都已初具规模,成为科学研究、项目执行、技术示范和成果转化的“桥头堡”。

通过油棕优良品种的引进和中试,助推我国油棕产业的再次腾飞发展

目前各国对种子进出口的审批都非常严格,历时三年,经历多次失败和教训,其中2012年3月从印度尼西亚油棕研究所引进油棕中心,因无印尼政府批准的检疫证明,在印尼雅加达机场被扣;2012年10月从马来西亚引进油棕种子,因无马来西亚油棕署向中国出口种子的批准文件,在香港机场被扣;2013年9月通过轮船把马来西亚的油棕种子通过吉隆坡,经曼谷转运香港,但未有我国进口油棕种子的检疫审批单,未能通过深圳海关,被就地销毁,引种又宣告失败。2014年10月通过海南省林业厅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引进油棕种子,2015年3月获批国家林业局批准的引进林木种子、苗木及其它繁殖材料检疫审批单,2015年4月、5月、7月分别从尼日利亚、哥斯达黎加和马来西亚引进7.5万粒油棕种子(3个引种国家分别提供检疫证、产地证、发票、验货单等相关完备手续),在我国首次通过官方正式渠道大规模引进油棕主产国的高产、抗寒新品种,遗传背景来源清晰,对引进的优良种子进行规模化繁育,并将与海南农垦、深圳中环油新能源有限公司和辽宁三和矿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大型龙头企业大发棋牌牛牛分别在定安和文昌各建3000亩油棕中试示范基地,使油棕引种试种工作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示范基地投产后辽宁三和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我所拟在文昌建立1个工作能力为3吨/小时的棕榈油加工厂,为我国油棕产业发展包括产前、产中和产后关键技术研究和集成示范提供平台,为以后油棕产业在我国较大规模发展做好技术储备和支撑。

争取在推动上述6000亩油棕试种基地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试种面积和范围,包括在云南、广州和广西等地试种油棕,助推我国油棕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通过技术推广与服务,支撑龙头企业“走出去”发展油棕种植业

随着我国龙头企业在东南亚、非洲的国家和地区对油棕种植业的推进,椰子所油棕中心也通过“走出去”方式进行技术推广与服务。曹红星带领团队对天津聚龙集团在印尼的油棕园种植园提供水肥管理技术、油棕重要病虫害的防控和检测技术、提高油棕产量的关键技术及具体的田间实施方案等服务;对江苏双马化工在印尼油棕种植园提供林下种养技术;还通过实地考察为辽宁三和矿业投资有限公司在刚果金、中地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在塞拉利昂的油棕种植加工园,提供种植规划、可行性报告和田间管理技术;为山西德御农贸有限责任公司瓦努阿图油棕生产项目提供咨询和可行性报告。2013年10月团队派人前往天津聚龙集团在印度尼西亚中加里曼丹省的油棕种植园进行技术服务,刚到时水土不服,加之生活习惯差异较大,一直生病拉肚子。在管理理念上,种植园聘用印尼当地技术人员凭经验进行管理,例如,对油棕园进行油棕对主要是评经验管理,如结果期的油棕树以施氮肥为主,我们通过对土壤、叶片和果穗的养分含量的研究,认为配方施肥比较重要,在油棕结果期施肥应以钾、氮为主,配合施用磷镁肥,可施3-5kg的复合肥,过磷酸钙3-5kg,氯化钾0.5-1kg的效果较好。通过实验数据的分析研究,种植园最终才接受我们的方案。

通过七年的辛勤耕耘,作为一名青年科研人员,曹红星带领着油棕科研团队不断探索,在油棕科学研究和产业发展中取得的一个又一个的进步,她坚守理想和信念,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当前,国家、海南、院所对油棕产业发展的高度重视,给予了大力支持。面对这大好机遇,曹红星更有信心和干劲了,她将在老一辈油棕专家科学研究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为油棕产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